Browsed by
Category (archive title) 玄妙之槐村──在詭異村莊的畢業旅行

槐,又稱「鬼木」,由鬼氣凝化而成。
夜晚需特別注意不能碰到槐樹,因為……
會召來怨魂,將其魂魄禁錮其中,唯有活人獻祭品,才能安頓惡鬼……

玄妙第一部:吹燈(方言)

玄妙第一部:吹燈(方言)

  【北平方言】

  鼓搗壞了──弄壞。

  歇著吧──有阻止之意。

  大老爺兒們兒──大男人。

  遛早兒──早晨起來散步。

  套瓷──拉近乎,搞好關係。

  侃──吹牛。

  一骨碌兒──一節兒,一段的意思。

  老爺兒──太陽。

  

  【四川方言】

  矮屎塔爬─[……]

《閱讀全文》

玄妙第一部:吹燈(十九)

玄妙第一部:吹燈(十九)

  ──這裡是哪裡?

  關魁看著眼前的槐村,那個剛剛還是一片死寂的故鄉如今卻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般,充滿著活力。「難道我死了嗎?」關魁喃喃自語,但他感覺全身刺痛,難不成死人也會有痛覺嗎?他記得自己被那群黑影抓進去鬼門,等到意識過來時,自己已愣站在鎮寧樓的廳門前,現在卻是個艷陽高照的大白天。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一部:吹燈(十八)

玄妙第一部:吹燈(十八)

  看了看地圖,陰井正是方才吳祥等人經過的那口小井,在三人離開陽井前,歸藏妙從地上拿起磚塊,繞著陽井在八個方位分別刻了幾道圖,這次吳祥卻看懂了,那正是一個重疊的八卦。

  她又在八卦的中央──井口上畫了六道橫線,跟剛剛一樣,還是個乾卦。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一部:吹燈(十七)

玄妙第一部:吹燈(十七)

  那突如其來的敲門聲嚇了吳祥好大一跳,他差點退回樓梯口,在他緊繃的情緒完全平復下來前,那聲響又傳來了。「磅!」剛剛這聲音不是還在樓下的嗎?怎麼現在已經在三樓了,難道現在大局已定?

  「磅!磅!磅!」

  怎麼辦,現在應該開門嗎?他似乎聽到女子輕微的呼喊。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一部:吹燈(十六)

玄妙第一部:吹燈(十六)

  三人對這「新槐村」都不熟,不知怎麼走到村西,路上小巷又多,自然是繞了老大半圈。

  霧氣緩緩飄散,瀰漫在槐村中,一團灰灰暗暗地像是有人惡意灑了一大把,而槐村的亡靈渾然不覺,動作一點也不因這些厚重的霧氣而有所遲鈍,仍持續做著同樣的事情,不知自己已死。如今看來,槐村已然是一個徹徹底底的死村。關魁看著百感交集,他想這搞不好正是他們死前的景象,而造成這副景象的人自己知道是誰,卻沒有能力抓住「它」。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一部:吹燈(十五)

玄妙第一部:吹燈(十五)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隨著眾人的心跳加快,火苗越來越高,越來越高,像是被吹起來一樣。

  呼──

  而在青火的背後則是一張女子扭曲的陰鬱臉龐,那是張玉的臉。

  「遊戲結束了……」

  火冒得很旺,卻沒有一絲煙。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一部:吹燈(十四)

玄妙第一部:吹燈(十四)

  對關魁來說,目前為止都很順利。

  從他耳聞謝子玉一行人打算去槐村畢旅的時候,關魁就知道他的機會來了。重要的是,雖然同是歷史系的,他跟謝子玉他們卻本就不熟,幸好關魁原本就跟他們同寢,一起去的話不至於太突兀;住了一段時間,關魁也早摸熟了眾人脾性,饒是詭計多端的胖子與謝子玉兩人也不會去懷疑他,至於平時老實的吳祥就更不在話下。

  這一點解決了以後,只要靠著張玉與他的合作關係,再來就簡單多了。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一部:吹燈(十三)

玄妙第一部:吹燈(十三)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大概是因為唸了這份口訣的緣故吧,吳祥發現自己這半圈的人似乎都不怎麼怕了,連自己也比較鎮定,胖子、謝子玉跟魏家舒還能開起無聊的玩笑,雖然駱寧冰仍是有點顫抖,但比起剛剛來堅定得多了。當然,對面的林安廷、林倩怡等人還是怕得跟什麼一樣,林倩怡為了怕發出尖叫驚擾窗外的「人」還咬破了嘴唇,滲出一絲血珠。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一部:吹燈(十二)

玄妙第一部:吹燈(十二)

  「你們有誰能說說看……那……是什麼?」魏家舒顫顫巍巍,終於努力開了口,雖然像是在問眾人,但他自己也不期待有人能回答他;而事實上,他也不想聽到真正的答案,那可能更令人難以接受。

  但駱寧冰還是回了他,似乎在喃喃自語。

  「我剛剛彷彿有聽到誰說了一聲『鬼門開了』。」她的臉色蒼白如蠟,像是用紙糊起來的一樣,看起來很不真切。蔡辰宇跟陸振峰聽到這話,立即在心裡暗罵了一聲「幹」,光聽到那個「鬼」字就覺得不吉利。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一部:吹燈(十一)

玄妙第一部:吹燈(十一)

  記得那個時候陸振峰也說完了一個校園鬼故事,胖子就接著說他也有類似的故事,兩隻眼瞇起來笑嘻嘻地正要開口。

  玩了三輪,吳祥也大致發現每個人說話都各有一套方式──像張玉跟關魁似乎對大陸很熟,大概雙方都是俗稱的「外省仔」吧,常常講些大陸那邊的民間傳奇,夾雜一些方言,時間從清代至民國無所不包,是眾人中的佼佼者;而林安廷、蔡辰宇、陸振峰則習慣說校園故事,諸如玩碟仙之類的,大概三個人從小住得近,往往有一個人先說了就被剩下的兩人瞪,其中林安廷說的故事每個都不恐怖;張嘉琳常引用鬼話連篇或是一些電視劇,說完還會煞有其事地分析;劉芳瑜、林倩怡大多是親身經歷或從友人口中得來的故事,不太嚇人,但比較貼近生活;魏家舒習慣說些台灣的鄉野佚事,又以道士、殭屍等大戰佔大多數;至於謝子玉跟胖子,他們倒是常常藉由最後的大呼來嚇人,劇情不怎麼樣,但常常騙到人;駱寧冰是傳統派的,說的均是群煞亂舞、猛鬼出籠的事,除了林倩怡跟林安廷外,沒什麼人真的怕。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