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分類:短篇小說系列

晉國春秋(已斷頭)

晉國春秋(已斷頭)

  「公子、公子,起來了。」
  
  他們大力地想把我拍醒,我迷濛的意識突地聚集,轉眼間又想到一件事──哼,我可沒那麼笨,一醒來又得繼續趕路了──所以我就大大方方地繼續睡了,儘管這邊的環境不怎麼樣。
  
  「怎麼辦,公子似乎醒不來。」
  
  他們在煩惱了。
[……]

《閱讀全文》

變(下)

變(下)

  「那男的最後說了什麼?」

  前輩問道,這同時也是我的疑問。

  「我還記得,那是句英文──」管家閉上眼,複述了一遍:「『Everything’s going so fast, I’m just not ready to take it all in.』但我不明白那是什麼意思,這句話有什麼特別的涵義嗎?」

[……]

《閱讀全文》

變(上)

變(上)

  我不是我了。

  所以,我還會是我嗎?

  那我是誰?

  我變了,每個人每天都在變,不單單只有我而已,可是……我沒想到……這太恐怖了……為什麼我會沒想到,我早就該想到的……

  

[……]

《閱讀全文》

情人節

情人節

不知道有沒有人看過這篇?這其實是我高三時寫的一篇智障小說(當時發表在政大貓空行館,文中的dandelion是我學妹),多年之後被我發現竟然還被流傳開了,連港仔的討論區都能看到,一堆港仔在討論我這篇智障小說(汗)。真不知道當初我在想什麼。不過,我更搞不清楚把這篇小說流傳出去的人在想什麼,網友怎麼可以這麼無聊啊!

  今天,2/14,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情人節,跟中國傳統的情人節─七夕,比較起來,西洋的情人節,是充滿花味與巧克力味的節日。

  精緻的巧克力盒裡隱藏著顆顆情人甜蜜的心意,而芬芳的玫瑰花也散發著熱情奔放的心情。

  那台北繁華的街道上,舉目皆是一對對的情侶;不管走到哪邊,都能感受到愛情對人們的魔力。

  這就是2/14,情人節。

[……]

《閱讀全文》

浴室裡的企鵝

浴室裡的企鵝

企鵝這種東西與其說是生物,不如說是總是給人晃頭晃腦的一種印象,事實上也
....
的確如此,並不是所有企鵝都會一直晃來晃去,但即使它是第一次在你面前晃,也會造成一種既視感的錯覺;彷彿已經成為一幅鑲嵌在牆壁內的油畫般,只是更加地模糊或更加地清楚,但就是那樣,不會再有什麼特別的改變。
...

想起來,那就是一種印象。
..

[……]

《閱讀全文》

會談室

會談室

隔年入圍倪匡科幻小說獎但在複審被刷下的作品,評審的評語是:「 空有詩意,語焉不詳,目標不明。」

  欸,我想寫篇小說。有一夜,妳興致沖沖地跑來對我說。

  無論過了多久,妳還是都如往常一般,沒什麼改變。

[……]

《閱讀全文》

創世紀

創世紀

很久以前投倪匡科幻小說獎的作品,可惜連入圍都沒有,反而我寫的另一篇怪異小說在隔年有入圍。

01

  起初,神創造天地。

  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

  ────《舊約‧創世紀》

[……]

《閱讀全文》

禍水(後記)

禍水(後記)

《後記》

  這篇小說已經是2005年前的作品了,那時剛修了《國語》,於是我直接寫了這篇小說當作課堂報告繳交,後來又拿去參加了校內的文學獎。撇開禮制沒有研究得很清楚這點不談,這可以算是我個人最喜歡的作品之一,畢竟這是我第一篇寫完的破萬小說,也間接促成我現在部份的文風。

  開頭跟結尾都很美,我想了很久。每次看每次都還是會長滿雞皮疙瘩,我實在太佩服當初的自己了。在這篇小說中,我有最喜歡的三個角色:驪姬、申生以及優施。

[……]

《閱讀全文》

禍水(10) end

禍水(10) end

10

  晉公與酖一般的狠毒,或許他近年的策劃也無異於飲鴆止渴的行為,他也知道自己太貪得無厭了,不過就快了,等到這次事件之後……至今,所有的事態發展都與他預測的相差無幾。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