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Category (archive title) 黑色曼陀羅──無間的愛和復仇

以世界第二大豪華郵輪「黑色曼陀羅」的經營權為誘,莫名崛起的大企業家古照軒邀請業界知名的成萱和楊上船商討合作事業,兩人一踏進郵輪便感受到莫名的寒意,更發現一名無名厲鬼攻擊他們,兩人在船裡逃竄並試圖反擊。

究竟他們是否有辦法逃出呢?漂泊郵輪的驚悚故事正式展開!

黑色曼陀羅(20)

黑色曼陀羅(20)

20

  古照軒瘋狂的笑聲和林秘書淒厲的吼聲消失在門後,眼前一片灼亮,景物扭曲著,四面都在燃燒,怒火迅即吞噬起脆弱的地板,吐出灰燼。好一段時間,我一直愣在當場。結果,我還是沒能親手殺了他們,感到全身虛脫,一種說不出是不甘、抑或是解脫的情緒油然而生。

  成萱說的是真的吧?眉也是這麼希望的……

[……]

《閱讀全文》

黑色曼陀羅(19)

黑色曼陀羅(19)

這次只貼一篇,跟其他地方統一進度,下星期會是故事的完結。

19

  前面的長廊通往黑暗,向前不斷延伸。

  黑色曼陀羅號的燈光一閃一閃,頻率越來越高,接著全數熄滅,彷彿水面上的一盞孤燈,終被強風所吹熄。唯一能憑藉的,就是窗外的月芒星光。

[……]

《閱讀全文》

黑色曼陀羅(18)

黑色曼陀羅(18)

18

  我在記憶的最深淵底處泅泳。

  隔著幽暗的海,眼裡都是帶狀雜訊,畫面上下閃搖,什麼也看不清,徒有斑雜的色彩、噪點不斷跳動而已。先是一陣耳鳴。隨著「嚓嚓」的雜音,記憶中的影片開始自動播放,一段接著一段。我看著自己。

  嗚──

[……]

《閱讀全文》

黑色曼陀羅(17)

黑色曼陀羅(17)

17

  砰!

  身後忽然傳出槍聲,接著重新陷入寂靜,大約是古照軒拾起了牆角的手槍後,不知是他或林秘書先開了一槍,接著兩人僵持不下。

  儘管雙手被捆住使得行動不便,我們仍邁開大步,往前狂奔,大口喘著氣,雙腿不停擺動、擺動,除了逃離這裡的念頭外,腦袋什麼也裝不下。曾想過要不要先解開繩索,比較方便活動,但現在根本沒這種時間。後頭聽不見半點腳步聲,趁著沒人追出來的這時,能跑得越遠越好。

[……]

《閱讀全文》

黑色曼陀羅(16)

黑色曼陀羅(16)

16

  奇怪的夢。黑暗裡,我雙眼瞪大,不停喘息,衣服都給汗水浸透了。這次的夢特別難解釋,斷斷續續的回憶無法串連在一起。可是,只要一想到「眉」這個名字,便令我渾身寒毛直豎,我有強烈的預感,眉對我來說一定是個非常重要的人,對成萱大概也不例外。

  這麼說來,那個夢的目的就是為了提醒自己不要忘了這個人?那麼,它確實起了作用。因為這個名字已在我心中縈繞不去。

[……]

《閱讀全文》

黑色曼陀羅(15)

黑色曼陀羅(15)

15

  不知為何,這扇鐵門似乎對葉家女鬼有什麼特別的阻擋作用,她只能在外頭不停悲嚎,無法破門而入。成萱坐在地上嗚咽,每當葉家女鬼叫得更慘時,她的身體也會跟著抽搐一下。然而,誰也說不準鐵門的阻擋何時會失效,至少我不敢把希望全放在上面;另一方面,就算有十足的把握,若我們一直被困在這裡,古照軒和林秘書也很有可能趁這時間離去,回到那艘豪華的黑色曼陀羅號上。

[……]

《閱讀全文》

黑色曼陀羅(14)

黑色曼陀羅(14)

14

  咿呀──

  伸手推開了艙門,懸浮在空氣中的微塵給月光照得粒粒分明,像是一顆顆星子。我與鎮定下來的成萱二人自然而然地放輕腳步。在回想起那些事情之後,我們已對古照軒跟林秘書起了幾分警覺,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響,以免打草驚蛇;再怎麼說,一個分明早已見過你的人,卻故意裝成初次見面的樣子,實在很有問題,居心叵測,令人懷疑其動機。

[……]

《閱讀全文》

黑色曼陀羅(13)

黑色曼陀羅(13)

13

  夜色寒冷如冰,生怕葉家女鬼繼續追來,我們死命划著水,撈起的水波濺到袖子、領口,甚至是我的臉上,手指凍得發白。站在船頭時以為只是近在咫尺的距離,如今卻覺得十分遙遠,無論我們怎麼划也到不了。

  不知怎地,葉家女鬼的那聲嚎叫在我耳中聽起來更像是悲鳴,她的靈魂彷彿正在痛哭。那聲音揪扯著我的心。為什麼她在哭?或者我該問,為什麼她「要」哭?而我又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

《閱讀全文》

黑色曼陀羅(12)

黑色曼陀羅(12)

12

  「古翁、古翁!」我也跟著成萱一起喊叫。「──古照軒!」

  生怕他們沒注意到,我們一面跑到船頭處,一面大喊,距離他們所在的那艘船也只差幾步而已。兩艘船近在咫尺,船身側舷交錯,停泊在海面上。

  由於周遭一片寂靜,聲音益發響亮,但古照軒和林秘書恍若不聞。見狀,我和成萱喊得更急,但無論我們怎樣呼喊都起不了任何作用,就像有人在兩艘船之間豎了一道無形的牆,所有聲音都被阻隔了。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