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Category (archive title) 螢光──一部黑暗的故事

這是一部黑暗的故事,從一個女孩的死亡開始。裡面絕對沒有什麼幸福童話式結局或者刻骨銘心的浪漫愛情,有的只是現實的殘酷。

螢光(19)

螢光(19)

19

  當莫惟與護士道別、從保健室走出後,用以偽裝的表情一下子崩解,重新轉為冷然。據她判斷,林寧兒大概還要一陣子才會悠悠醒來,且可能大部分事情都不記得了,這種中樞神經抑制劑總會帶來認知、記憶上的障礙,以林寧兒的狀況來看,她的神智早已受到藥物的摧殘良久,更何況──

  莫惟看著自己的右手[……]

《閱讀全文》

螢光(18)

螢光(18)

18

  「戒斷?」那女生眼裡充滿惶恐,看起來不明白這兩字的意義,但仍感覺到莫惟話中藏有的可怕。她張唇想說些什麼,卻連字都還沒說完全,又忍不住乾嘔起來,看起來腸胃裡的東西都吐光了,接著她抱住雙臂不停顫抖。「我、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戒斷,我好難過我不知道我要、我要月光只要月光給我月光月光月光M[……]

《閱讀全文》

螢光(17)

螢光(17)

17

  「『月光』?」

  「對啊,就是『月光』。咦,等一下,該不會妳不知道那是什麼吧?他們都稱它為『CDL』呀!還是妳也沒聽過?」

  「什麼跟什麼,CDL?連聽都沒聽過,那是什麼的縮寫?」

  「好像是……唔,嗯……忘記全名了,總之,那是一種,嗯,類似香精油的東西,據說[……]

《閱讀全文》

螢光(16)

螢光(16)

16

  當兩人走出Le Fluor時,已是晚上九點半了,是這一區才正熱鬧的時間。從窗外望去,街道上的行人川流不息,喧嘩聲不斷,男男女女穿著時髦、盛裝打扮,腳下卻動得緊湊,彷彿要趕著出席一場宴會。

  莫惟提起自己還有事,輕輕勾起笑容,揹著書包闖了紅燈,便往對面馬路走去,身影即刻被簇擁的[……]

《閱讀全文》

螢光(15) 場景三

螢光(15) 場景三

很久沒去動的《螢光》總算是更新了,可別斷頭啊……

15

  莫惟坐在對面,垂下眼睫,望著窗外做出沉思的姿態,接著抿了一下唇,淡淡說道:「是這樣嗎?我知道了。」然後便不再提起這件事,彷彿這個消息與她一點也不相干,但徐希南知道情況並非如她表情所呈現的那般簡單。在與她相處有一段時間後,他發覺每當莫惟感覺難以抉擇時,便會習慣性地抿一下唇。

  當初是她建議自己可以去找謝廣建的,如今謝廣建已神秘死亡了(可兇手的身份一點也不神秘,絕對是段老師沒錯),他們的消息來源也隨之中斷。接下來他們又該怎麼辦?難道學校這方面的線索只能放棄了嗎?不過他沒特別將這些念頭說出口。不用說,莫惟自然也知道謝廣建的死絕非意外,從各個角度來推斷,都只能認為那是由於段老師想湮滅自己背景的原因所致。
[……]

《閱讀全文》

螢光(14)

螢光(14)

14

  直到兩人再次會面,已是楊小隊長人躺在病床上的時候。

  「那是鈍器重擊所致,從後腦『磅』的這麼幾下,人就差不多了。」一名員警一臉疲倦地站在病床旁,憑空揮舞了幾下雙手,模擬行兇的手法。他接下來指著楊小隊長的頭部道:「兇器還不確定是什麼,現場找不到,大概是被兇手帶走了。從後腦的幾道傷痕上,可以判斷兇手不只打了一下,打到整個後腦杓都軟得跟爛掉的葡萄果肉一樣皮開肉綻才罷休。可惜的是,從小隊長指甲上採集不到疑似兇手的皮屑組織,現場沒有經過激烈的打鬥,應該是一瞬間就定生死了。」

[……]

《閱讀全文》

螢光(13)

螢光(13)

13

  那顆黑繭就這般在他的眼前漂浮不定,慢慢縮小,又忽爾脹大,像是一顆跳動的心臟,由最幽深的黑暗所凝聚而成的黑暗之心。噗通,噗通。耳邊響起跳動聲,他看著,只覺得彷彿被一股深沉的絕望氣息所環繞,心底沒來由地湧起一陣恐慌,卻不知道恐慌的來源是什麼。那顆黑繭默不作聲,散發出懾人的壓迫感,像是能吸進所有事物的漩渦,就連光線也被完全吞噬。這個世界彷彿只剩下他和黑繭,以及一絲微光而已。

  如果黑暗也有名字,那麼「黑繭」必定是它的名。

[……]

《閱讀全文》

螢光(12)

螢光(12)

最近眼睛出了些問題,這陣子都在休養當中,同時還要準備TOEIC考試,才會這麼久沒更新。orz

12

  晚間十點,江育昆整理了一下卷宗後,便收拾桌上物品,準備開車回家。發動引擎前,他抬起頭,看到楊小隊長的辦公室裡仍燈光熠熠,顯然楊小隊長和老偵查佐二人還待在局裡,鑽研法醫的相驗報告,討論這起案件的性質。

[……]

《閱讀全文》

螢光(11)

螢光(11)

11

  「你確定?」江育昆狐疑地問。「小隊長,這種打火機可不常見。」

  大約是因為終於想起了事情,楊小隊長顯得很興奮,毫不在意他的質疑,只是自顧自地道:「沒錯,就是那款打火機,我不會認錯的,差不多大小,同樣都是銀色,有月亮,也有編號……難怪啊,難怪我會覺得這麼熟悉!」他狠狠吸了一口煙,從嘴裡吐出白霧霧的煙圈。

[……]

《閱讀全文》

螢光(10) 第三章

螢光(10) 第三章

10

  穿越重重的黃色封鎖線,江育昆與另外一名偵查佐跟在偵查隊的楊姓小隊長身後,進入死亡現場,隸屬於調查組的他們早已調查完鄰近地區,也盤查了幾個可疑人士。映入江育昆眼簾的,是一個個粉筆圈定的痕跡,和擺置在旁的幾枚標示牌,勘查組的鑑識課人員著連身防護衣和手套、鞋套,已開始進行相關的採證工作,套索、打結型態和繩索長度都被以數位相機紀錄下來。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