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分類:亡者之音──對永生的渴望

這是一個關於「死亡」的故事。
私家偵探慕雲接受了一名神秘女子的委託,追查不知去向的人類學教授馮涼結之下落,然而,在過程中,他卻漸漸發現隱藏在馮涼結失蹤背後的真實原因:永生。
諾亞族的永生之壺出土,七天以內,月神祭儀式即將再度現世。
你,也聽見亡者的聲音了嗎……

亡者之音 有感(回覆網友Alec)

亡者之音 有感(回覆網友Alec)

To Alec:

不知為何樂多一直沒通知我有新留言,以致於當我看到這則訊息時,已經遲了幾天,因為你的留言篇幅有些長度,我直接寫一篇文章回覆比較快。不知道你還有在看我的網誌否?難得能看到這麼長的感想,讓我很感動。

[……]

《閱讀全文》

亡者之音(39)

亡者之音(39)

Adagio mesto

  米白色窗簾邊,席格羽深深嘆了一口氣,打從心裡,打從靈魂深處。一連三天,管家與那女傭都沒有回來,事情很不尋常,尤其現在正值月神祭的儀式時間,看來他們二人應是私自找馮涼結去奪回永生之壺了。僱用私家偵探是把雙面刃,儘管更容易找到涼結的下落,但也可能被他們窺破整件事的梗概,為了怕這點發生,管家與女傭二人總是密切以儀器監視著那些偵探的行動,隨時搶先一步行動。然而,直到此時仍不見二人的消息,情況想必不妙。

[……]

《閱讀全文》

亡者之音(38)

亡者之音(38)

Adagio molto expressive

  海潮聲一波一波入耳,彷彿內心漸漸被洗滌了,慕雲閉著眼,站了良久,隱約可見有幾塊碎片散在他腳旁,從外頭透來的光線打在上面,反射出耀眼的光芒。他睜開了眼,發覺自己身處在一個看起來僅容一人的狹窄通道中,洞壁黝黑、滿佈刻痕。慕雲退出那條通道,一下子就走回一塊突起的岩石旁,眼前的光芒越來越刺眼,浪聲也越來越響。

[……]

《閱讀全文》

亡者之音(36)

亡者之音(36)

  她朝慕雲握在斧柄上的雙手看了一眼,搖了搖頭,宛如看穿他的心思道:「不要再閃躲了,慕雲,這不是解決事情的好方法。」她手捏著銳利的刃口,輕易地將那把斧頭抽離他的手,拋到後方。「哐噹」一聲響起。

  慕雲抬頭,定定看著她。那是張熟悉的面孔。

[……]

《閱讀全文》

亡者之音(35)

亡者之音(35)

  下雪了。

  又飄起雪花來,像是想洗滌污穢般,潔白的小雪珠紛紛落了下來,堆積在地上。真漂亮。就跟那一夜一模一樣,視線所及之處是純潔的一片白,與包圍在身旁的黑暗、藏在心中的黑暗形成強烈對比。聲音越來越多、越來越雜,電波收訊的雜音幽微地傳來,伴著他前進。

[……]

《閱讀全文》

亡者之音(34)

亡者之音(34)

  「……嗚……不要靠近我,不要過來,不要……不要再……」那女子掩面哭泣,看起來精神極不鎮定,與剛剛她射殺蘇靈的場面形成強烈對比。

  在她的哭聲中,慕雲走到蘇靈身旁,不意外地發現她已然氣絕,從地上那攤血量和中槍部位就能斷定結果:子彈貫穿了心臟與肺部,當場死亡。她的胸膛染成可怕的鮮紅色。慕雲感覺到她的身軀在自己的懷中漸漸變得冰冷,僵硬,他的心也隨著變得冰冷,僵硬,沉痛。接著,慕雲溫柔地將她的身子安放在地上,當他站起身時,所穿的風衣已紅了一大片。

[……]

《閱讀全文》

亡者之音(33)

亡者之音(33)

  蘇靈的身形散成無數微粒,一瞬間消溶於白霧中,不知去向。那人,應該是蘇靈吧?她剛剛有聽到自己的喊叫聲嗎?慕雲向前小跑幾步,仍沒看見她的蹤影,有些茫然。會是在更前面的地方嗎?漫天飛雪越下越大,他縮著身子,因為蘇靈出現而顯得興奮的心情迅速減溫,就像他手上提的那盞燈所發出的火苗一般,那道光明在風雪中顯得格外渺茫,微弱地搖曳著。

[……]

《閱讀全文》

亡者之音(32)

亡者之音(32)

剩下八篇,這部(對我自己來說的)長篇小說也要完結了。

  他死了嗎?慕雲無法克制地喘著氣,不顧疼痛,立刻向前爬去。甫出洞外,清新的空氣湧入體內,嘴裡的鐵鏽味一下子消散開。

  馮涼結就倒在另一頭,一動也不動。慕雲衝上前,探了他的脈搏和心跳,無奈地發現對方已然死亡,但身上什麼外傷都沒有,也沒有中毒的跡象。他深呼吸了一下,努力平靜下來。他首先想到,死因是什麼?會是自然死亡嗎?或者,有其他人用自己看不出的手法殺了他?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