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Category (archive title) 玄妙之槐村──在詭異村莊的畢業旅行

槐,又稱「鬼木」,由鬼氣凝化而成。
夜晚需特別注意不能碰到槐樹,因為……
會召來怨魂,將其魂魄禁錮其中,唯有活人獻祭品,才能安頓惡鬼……

玄妙第一部:吹燈(十)

玄妙第一部:吹燈(十)

  「剛好也換到我了,就讓我先說一個故事吧,這剛好也是在抗戰時期的事,我是聽一個老爺爺說的。他恰好喚這作『鬼吹燈』。」歸藏妙先喝了水,然後才開口。吳祥看著她慢條斯里的樣子,雞皮疙瘩爬滿身,鬼吹燈……吹燈……跟這遊戲有關嗎?倏地,他感覺到一點反光,才發現有一滴斗大的冷汗正從關魁的額頭上滑下,然後墜落。至於張玉──她亮出戒備的眼神,小心翼翼地注意歸藏妙的動作。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一部:吹燈(九)

玄妙第一部:吹燈(九)

  見關魁似是已經說完了,張嘉琳才舉手發問:「這故事挺嚇人的,不過裡面有些地方我不太明白,例如……嗯,像是那天的永樂大鐘到底是為了什麼敲鐘?」其實吳祥也有這個疑問,但他之前不敢先問。

  「這樣說好了,其實林如水那時想的,要說她對也算是對,只不過不是全然沒錯,的確是跟接三姑娘有關。」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一部:吹燈(八)

玄妙第一部:吹燈(八)

  由於剛剛的規定,沒有人敢隨意打斷故事,使得關魁能夠一口氣說到這邊,映著滿室燭火,氣氛越來越詭異。

  吳祥彷彿真的能見到陶瓷娃娃就在他眼前,它有的是一頭烏溜溜的長髮,就像漫畫中常見的那樣──眉清目秀,長得很好看、很精緻,穿著精心挑選的布料所織成的衣裳,卻往往帶有邪氣的一尊日本人偶。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一部:吹燈(七)

玄妙第一部:吹燈(七)

  「林如水從床上坐起來,丈夫已經去教書了,她笑了一笑,心想也該是時候起來準備飯菜了,身體有點沉重,約莫是睡晚了吧。可是她總覺得這早有點奇怪,除了永樂大鐘外,還有一些她說不出的詭異。

  林如水看看時間,已是上午十點鐘左右了。『咿呀……』緩緩拉長一聲,她先推開了院門,立刻看到窗前那棵茂盛的山桃樹,卻覺得那樹此刻有種滄桑的神色,好像瞬間褪黃了一般,仔細一看又似乎是自己多心,她也不多想樹有沒有神色可言,就只是突然浮現這種想法罷了。這時林如水才發現平常原本『啾啾』的鳥聲竟然不見了,一隻鳥也沒有。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一部:吹燈(六)

玄妙第一部:吹燈(六)

  「我要說的是國小的事情,這間國小我想應該也不必說名字吧,你們只要知道那是一間台北市萬華區最老的學校就好。這個故事很有名,我想,在台北市讀書的學生可能都聽過吧。

  大家都知道學校大概是除了醫院跟墳場外最多鬼故事的地方,特別是老學校就更多了。

  有一天,小明跟同學小胖一起去上廁……」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一部:吹燈(五)

玄妙第一部:吹燈(五)

  大家都吞了一下口水,等著她繼續說下去。只見張玉緩緩巡視一圈,似乎是要吊人胃口:

  「不等李賈反應,曹無傷早已驚慌地拿起了步槍。

  他大喊一聲:『我日你媽的妖怪!』此時已顧不得會被兵團發現,急忙朝著李賈的上方『噠噠噠噠噠』地射擊,伴隨著彈殼掉到地面的清脆聲響,『啪啪』幾聲,只打中樹葉。刷!好一陣大風吹過,妖怪不見了,草叢發出窸窸窣窣的雜音,只餘幼貓嗚咽哭喊的淒厲叫喊。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一部:吹燈(四)

玄妙第一部:吹燈(四)

  吳祥先進了門,發現男生臥室裡面已經坐滿了人,胖子直抱怨他們兩人太慢。這個時候,張玉正好吩咐他們圍成一個圈坐著,關魁與他隨便找了縫就坐進去,沒想到旁邊剛好就是歸藏妙,她朝他親切地笑了一下,若是在平常早就兩頰發紅,現在只看得吳祥暗冒冷汗,又不敢移到別的位子去,心裡還是有點亂紛紛,一邊注意歸藏妙的舉動,一邊仍思索剛剛關魁所說的。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一部:吹燈(三)

玄妙第一部:吹燈(三)

  「──吹燈?」

  遊戲的名稱叫做「吹燈」,不過眼前似乎沒人知道玩法,只有面面相覷。此時,張玉出乎眾人意料地開了口:「……我知道。不過玩法挺複雜的。」大夥兒都奇怪她怎麼會知道?燭火散出的光就在張玉面前飄蕩著,令人看不太清楚她的表情。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一部:吹燈(二)

玄妙第一部:吹燈(二)

  大家進去屋子後,黑沉沉一片,只隱約看得到門廳,卻頓時感覺心中踏實許多,便把行李放下,畢竟外面的霧氣太重,總覺有點詭異。雖然腳下的木板不時發出「咿啞」聲,但他們知道眼前的老屋子久無人住還能保留成這樣,已經是千幸萬幸了,有些人還笑罵是胖子太胖,惹得他哇哇大叫。

  但一旦靜下來後,週遭的氣氛又有點恐怖了。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一部:吹燈(一)

玄妙第一部:吹燈(一)

  山谷中,是一片寂靜的郊野。一個廢村,卻只有一間屋子搖曳著滿滿燈火,閃閃搖搖,像是在夜間凝視的貓眼。這一夜漆黑如墨,風蕭蕭地吹著,伴著蟬鳴,透出緩緩的嗚咽聲,似哀似怨。

  照理說,這村倚山傍水,就算不是龍穴寶地,也該不至於如此荒蕪。慢慢地,幾道人聲傳出,本是寂寥的郊區,如今因著絲微人氣而更顯幽暗。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