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Category (archive title) 亡者之音──對永生的渴望

這是一個關於「死亡」的故事。
私家偵探慕雲接受了一名神秘女子的委託,追查不知去向的人類學教授馮涼結之下落,然而,在過程中,他卻漸漸發現隱藏在馮涼結失蹤背後的真實原因:永生。
諾亞族的永生之壺出土,七天以內,月神祭儀式即將再度現世。
你,也聽見亡者的聲音了嗎……

亡者之音(31)

亡者之音(31)

山頂上的身影繼續躍動著,但慕雲看不真切。忽然間,夜裡視線暗了下來,人影也變得模糊、朦朧,抬頭一看,原來是幾朵烏雲已完全籠罩天際,那枚圓月沉入黑色的雲海,天裡蒼茫變幻,波詭雲譎間,只有一絲黯淡的微光滲出,像是一隻悄然出現在門縫間的眼,窺視地面。

[……]

《閱讀全文》

亡者之音(30)

亡者之音(30)

  燈光下,慕雲翻閱著一疊資料,姓名欄上寫了「馮涼結」三個字,他在一個月前就看過這些內容了,當時他一點也不認為馮涼結的背景有什麼問題,就只是一個生活單純的助理教授而已。可是,自己錯了……他翻過了背景介紹那幾頁,接下來,呈現在他面前的是馮涼結十年前的往事。

[……]

《閱讀全文》

亡者之音(29)

亡者之音(29)

  那女子不是席格羽。

  她的五官略為粗糙一些,膚色略黑,沒有席格羽那股清淡如茶的韻味,也沒有她那種大家閨秀的氣質,卻多了幾分年輕、充滿生命力的氣息。值得一提的是,她的眼睛分外迷濛,但在迷濛中,又帶了一絲神秘色彩,使得她的眼神熠熠生輝。真要說她是怎麼擄獲了馮涼結的心的話,大概就是那雙猶如迷路孩子般的無助眼睛,還有那股生命力吧。慕雲想。

[……]

《閱讀全文》

亡者之音(28)

亡者之音(28)

  月亮漸漸飽滿了起來。

  慕雲回到民宿時,忽然意識到這一點。他抬頭看著那枚缺了一小角的圓月,不禁嘆了口氣,月漸漸圓了,但馮涼結真的會出現嗎?他總有種奇怪的預感,這個委託案或許會以任何人都想不到的方式結束。這一個多月以來的工作猶如一場奇異的冒險般,古老民族、神秘的儀式、祭器──隨著調查工作的進展,一個個都冒了出來,如今,一切就快劃下句點了。

[……]

《閱讀全文》

亡者之音(27)

亡者之音(27)

  第三個人……

  慕雲一聽到這句話,為自己第一時間想到的念頭震驚了一下,因為他所想到的對象,就是李恩典。最早接手那份資料的人是他,如果要動什麼手腳,他當然最有嫌疑,別說只是撕掉幾頁紀錄,就算是偽造出一份假的資料,對他來說都不是沒可能的事。事實上,李恩典大學時的輔系就是人類學系,在這個領域有相當程度的背景知識,不像自己,只有旁聽過幾堂課而已。

[……]

《閱讀全文》

亡者之音(26)

亡者之音(26)

上星期六、日去花蓮,吃了之前一直難忘滋味的炸蛋蔥油餅,死而無憾。不過沒想到這種時候,竟然遊客還這麼多,大家大概過年時都被悶瘋了。XD

  隔天,慕雲一醒來,便有種異常的感覺,卻又找不出原因,稍過半晌,他才發現這種感覺的來源──房間裡什麼人都沒有。慕雲皺起眉頭,尋不見李恩典的蹤影,整個房間空蕩蕩的,金黃色的日光穿過窗戶,照在他昨晚睡的那張床,還有折得一絲不苟、方方正正的被單上,看樣子早就起床了。

[……]

《閱讀全文》

亡者之音(25)

亡者之音(25)

  些許雜音在耳邊窸窣作響,接著,感受到溫暖的陽光曬在自己身上,慕雲的眼睫抖了抖,慢慢醒來。雖然胡思亂想了一整夜,但他醒來以後,發現自己的精神意外地不錯。他坐起身子後,才發現李恩典一個人正望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他最近時常擺出類似的動作。

[……]

《閱讀全文》

亡者之音(24)

亡者之音(24)

  「……關於諾亞族『勇士挑戰』的試煉地點,學者多認為位於山崖上。森丑之助稱:『……望,曲罷,俟月白路明,蕃五六十人衣麻、佩刀,紅使前為引路,攀隙而登,上躡石崖數階,同至洞前;內窺其門隙,洞甚幽深,而路無由入。蕃止於洞前,黑使炭其身,乃可入。』類似的內容在伊能嘉矩的一篇未出版手稿中,也能見到,僅使用的字眼略有差異而已。

[……]

《閱讀全文》

亡者之音(23)

亡者之音(23)

  「奉獻儀式的週期以每五年為一個循環,儀式最後一天舉行的『勇士挑戰』是全族的大事,每個二十歲以上的族人(即青年級)都必須參與。」

  這是開頭的第一段。

  紙上寫就的字體力道柔軟,端正工整,結構嚴謹,慕雲一眼就可以看出那是馮涼結的筆跡,字如其人,看起來治學嚴謹,又不失溫和。慕雲在研究室的便條紙、以及綠皮冊子上都曾見過馮涼結的字,是以印象特別深刻。

[……]

《閱讀全文》

亡者之音(22)

亡者之音(22)

  房內一片明亮,空調在頭上輕輕吹著,溫度適宜,慕雲看似悠哉地躺在床上,什麼事也不做,但眉頭深鎖,像是心中有什麼困擾;李恩典則坐在另一側的榻榻米,身子靠在漆得潔白的牆上,望著窗外,不知在想些什麼。從映著李恩典倒影的窗戶透出去,只見夜裡月朗星稀,一彎皎潔的上弦月高高掛在天空,銀光輕輕灑落在庭園,光影動人。

  遠方岸邊的浪潮一波接著一波,兩人聽得真切。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