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Category (archive title) 玄妙之黃泉路──神秘死亡事件

發生過命案的三重賓館857號房、疑似被惡靈糾纏而跳樓身亡的大學男生、神秘男人託付的罈子、憑空傳來的詭異歌聲……

曾經一同經歷「槐村事件」的大學生,再次身陷恐怖謎霧中—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14)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14)

出了車禍,行動不便。囧>

  周易玄躍下後,只走了幾步便體力不支,重重地倒在濕漉漉的地上。難道今天自己仍是在劫難逃嗎?雨水不停滴落,打在他的身上,而他的意識也漸漸消散。看來老者與張玉二人很快就要追上了,自己卻還在這邊淋雨,這麼一來即使自己知道了老者的秘密也沒有用啊。

  看來是跑不掉了。但不知道秘密的她又該怎麼辦?什麼黃泉路,根本只是一場騙局而已,如果執著於這個詞,就會一步步掉入老者的陷阱而不自覺。他要快點爬起來、快點通知她,但仍渾身無力。

  「咦……沒雨……了?」周易玄發覺自己好像沒再被雨淋了,虛弱地笑了一下,視線慢慢朦朧起來,他最後只看見一把紅色的傘。

  就像那天一樣。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01-13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01-13

這次玄妙第二部的黃泉路經過我擴寫後,已經變成上下篇的書了,這一個版本目前只有放在我的部落格上,BBS Marvel版跟其他論壇上面都還是舊版。

01-13是整本書的上半篇,更動不多,改的多半是一些小字句或錯字而已;14之後則是下半篇,改最多的地方就是這邊了,並加入了新角色跟新劇情。結果因為改成上下[……]

《閱讀全文》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13)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13)

  風在呼嘯,大雨滂沱,蓋過了其他的聲響,像是在這天地之間只剩下風和雨一樣,其他的只是伴奏,公寓的窗戶被打得振振作響。但在這些聲音之中,還夾雜著幾道異樣的聲響,非得要很專注才能聽見那樣微小的「啪」一聲,從陽台傳來,像是窗戶被什麼東西敲破了。

  由於玻璃破得很細碎,落下時發出的聲響連張玉也沒聽見,然後一道身影躡著手腳,從陽台無聲無息的竄入。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12)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12)

  深夜中,一道身影愣愣地靠在一台贓車上,那人正是周易玄。

  委婉地說,他現在有些許的驚訝。

  好吧。從他露出的目瞪口呆表情,其實可以知道他真的是很驚訝。雖然說修道之人不注重外表皮相,世外高人也常常有匪夷所思的舉動,但他實在很難想像到張玉的師父就住在眼前這棟公寓的二樓中。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11)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11)

  很明顯地,「虎穴險處人」指的應該就是眼前悠悠哉哉的這位周易玄了。

  「你、你是說那小罈子嗎?」吳祥感到有些狼狽,但他還是繼續說道:「我已經拿給張玉他師父了,那裡面好像有鬼。」

  周易玄頓時臉色蒼白,但他似乎知道張玉是誰,所以情緒又慢慢回復,只是慘叫幾聲:「還好!還好!如果落到別人手上,我一定會被歸藏妙剝皮!」

  吳祥一愣,「那真的是歸藏妙的東西?」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10)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10)

  「原來如此,」關魁在房內聽完吳祥的敘述,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難怪那天我跟你會在社團活動大樓遇上鬼打牆,原來是那個罈子搞的怪。但話又說回來,那個給你罈子的男生和這個小罈子似乎就是這整起事件的關鍵,我總有這種直覺。」

  吳祥點點頭:「但那個小罈子已經被收回去了,放在張玉她師父那邊。」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09)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09)

  慢慢地,黑暗又冉冉化為血紅。林倩怡在恍惚間睜開了眼睛。

  她醒來後,發現自己躺在一間狹小的絳紅色廳堂內,空蕩蕩的,除了黑漆漆的蒲團外,在自己對面還有個詭異的神桌,但她從來沒來過這裡,而週遭的朋友都不見了,只剩下自己一個;她的口有些渴,卻又不敢起身,不停打量四周,仍對自己最後所看到的場景心有餘悸。

  她又仔細巡視了一下,原來在這間廳堂的神桌上亮著幾盞紅色的佛燈,難怪會將這裡都染成一片通紅,而牆上似是掛著幾道符紙,在紅燈的影響下,她看不清楚符紙的色彩,只知道上面龍飛鳳舞寫著一長串字。

  這暗紅色讓她有種不舒服的感覺。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08)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08)

  胖子等四人剛剛聽過857號房發生的神秘事件,每個人都緊張兮兮地,害怕謝子玉二人出了什麼狀況,連忙趕去隔壁,只見857號房房門深鎖,吳祥聽見裡面傳來陣陣嘈雜聲,卻不知道發生何事。胖子捲起袖子,大喝一聲直接往門撞去,發出「乓」的一聲,但雷聲大雨點小,起不了半點作用;張嘉琳與林倩怡則是在門口不停呼喊他們二人的名字,完全不顧會不會吵到其他房客。

  撞了幾次,胖子的臂膀紅通通一片,張嘉琳跟林倩怡也喊得喉嚨發痛,但謝子玉跟劉芳瑜仍然沒有任何回應。胖子垂頭喪氣道:「幹,這下該怎麼辦?」平常冷靜的張嘉琳也搖搖頭,吳祥更是想得焦頭爛額。

  「怎麼了?」這時魏家舒等人也出來,他們剛剛看著四人的舉動,只感到滿頭霧水,還好有林攸靜先提醒了他,才記得要跑出來關切。

  「等下再問,魏家舒你先來,跟我一起撞開這扇鬼門再說,謝子玉他們被關在裡面。」胖子不給他時間回應,就拉著他作勢要往門撞去,魏家舒驚惶失措地問他:「可是、為什麼不找櫃檯來幫忙開?」然後見到眾人呆愣愣地看著他,又尷尬地說:「我剛剛說錯了什麼嗎?」

  「靠!」胖子大叫:「我怎麼忘了要叫櫃檯!」吳祥也暗罵自己一聲,怎麼會忘了最簡單的方法。

  在一陣手忙腳亂下,胖子不知道用什麼理由,把櫃檯的備用磁卡拿來,試了幾次後總算「咖」的一聲打開了鎖。

[……]

《閱讀全文》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07)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07)

  關魁故意放慢腳步,過了一陣子才進門,裝作什麼都沒聽到的樣子入座。

  吳祥看起來還有些慌張,胖子的神色卻很自然,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般,沉默片刻後,關魁開口請胖子幫忙查一下Kurosaki這個人的來路以及錄音檔的秘密,卻將原因略去不說。

  胖子點點頭:「好吧,反正我最近也算有空,我去問問看我那幾個搞編曲的同學,再叫他們寄站內信給你,或許他們真能解得出來,雖然我覺得機率不大。」說完,他又拍拍吳祥的肩膀,笑了兩聲:「嘿嘿,那記得我們今晚有約呀,祥哥。」吳祥也只能跟著一起乾笑,關魁想到剛剛的「賓館」兩字,心想應該就是在說這件事。

  胖子去上課後,關魁先向吳祥笑道:「希望胖子真有辦法解開這個謎,他朋友很多,至少也能知道Kurosaki的身分,對我們很有幫助。」吳祥點頭,沒想到關魁接著話鋒一轉,問到剛剛胖子跟他的邀約。

  吳祥立刻露出尷尬的表情,吞吞吐吐:「呃……我不能跟你說……因為……嗯……總之我不能跟你說。」

  關魁擺出釋然的微笑,拍了拍他的肩:「沒關係,我懂你的苦衷。」不等吳祥開口,他又說道:「那麼,我也先去上課了。」接著便洒然離去。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