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Category (archive title) 玄妙之床母──熟悉的故鄉

玄妙第四部:床母(37)

玄妙第四部:床母(37)

37

  咖,嗡嗡嗡──
  
  張玉按下開關,鐵捲門緩緩上升。
  
  月芒透現,從縫隙向外望是兩排半倒的樹林,還有透著血色的天空。風颼颼地吹著,枝葉搖動,鐵捲門微晃。老嫗白髮飄飛,佝僂地站在人頭水蛇約三、四層樓高的蛇首上,俯視眾生,她臉上的九頭蛇刺青彷彿活物,隱然抖動,在老嫗和[……]

《閱讀全文》

玄妙第四部:床母(36)

玄妙第四部:床母(36)

36

  「我不理解!」
  
  張玉一邊跑,一邊喘著氣說。
  
  「我也聽過幽都魂誓,那是『最』具約束力的道術,沒有之一。既然立完魂誓、幽都護法也現身了,為什麼後來事情的狀況會截然不同?反而抵瑤為了守護床仔坑村、自願被周家的仙卿化為封印的一部分,鬼車和墓埔坑社的煞鬼卻還存在?…[……]

《閱讀全文》

玄妙第四部:床母(35)

玄妙第四部:床母(35)

35

  鬼車低沉的聲音又再次響起:
  
  「呵呵,周本家的仙卿小弟,還真以為自己在做好事嗎?勸你可要想清楚,先不提你是否真有那個能力,就算千百萬分之一的奇蹟發生,能將我擊退──基金會接下來要處理的人,也會是你。
  
  「畢竟,基金會多你一個人不多,少你一個人不少,但任何違反石[……]

《閱讀全文》

玄妙第四部:床母(34)

玄妙第四部:床母(34)

哇,滄月大爆發!……如果你們這麼想就錯了,其實這只是之前的存稿罷了,實際上我目前的進度是37話的開頭。

34

  男子又道:「剛剛的那老嫗便是煞鬼,鬼怨而煞,內心極度不平的靈體在經過長久修煉後,就有機會轉為煞鬼。他們能化為實體,並以怨氣製造出所謂的障,吸取障中生命的精華,不懂道術的凡夫俗[……]

《閱讀全文》

玄妙第四部:床母(33)

玄妙第四部:床母(33)

33

  良久,抵瑤總算看完了全文,闔上那張織布,重新放回竹匣裡。她感到喉頭發乾,不由抿了下唇,揉一揉緊皺的眉頭,希望讓自己的情緒舒緩些。可惜一點作用也無。她終於瞭解床仔坑社與墓埔坑社的恩怨,根據導師的那番話推測下來,那幾起神秘死亡事件應是墓埔坑社的族人所為。
  
  在過去的記載中,墓[……]

《閱讀全文》

玄妙第四部:床母(32)

玄妙第四部:床母(32)

大家好久不見,蛇年快樂!抵瑤的秘密和床仔坑的過去逐漸揭開中,也請繼續支持。

32

  一間如倉庫般大小的竹屋裡,室內一片通敞,床仔坑社的現任聖女抵瑤坐在竹板上,她緊緊握住一雙手,彷彿想將全身的力量傳遞過去──那雙手的皮膚細白嬌嫩,顯然是雙女子的手,上頭還環了一圈又一圈靛藍色的鳥紋刺青,舔[……]

《閱讀全文》

玄妙第四部:床母(31)

玄妙第四部:床母(31)

嘿,好久沒更新了,目前積稿到了第35回,報喪鳥篇也漸漸揭開了序幕,最喜歡那種腦中構想的設定一一付諸於文字的時候。近來工作仍然忙碌,但還是繼續維持最低限度的更新。

31

  三族彼此交融,他們開始稱呼自己為床仔坑社,因與外界的頻繁接觸,混雜著漢人、平埔和高山族的習俗,並反映在他們的語言、飲[……]

《閱讀全文》

玄妙第四部:床母(30)

玄妙第四部:床母(30)

30

  「今名床仔坑社之蕃人,實則源自三族。或曰,宇宙洪荒未生,有一樹生在其中,隨天地開闢而交感,逢氣萌芽,如是千萬歲,蕃祖愛翁氏應樹而生。」

  ──森丑之助《台灣蕃族志‧卷三‧殘卷》

  

  「雨水從樹梢緩緩滑落,鳥鳴聲起,那是一棵幾乎無法想像的壯闊大樹,映入我的眼簾[……]

《閱讀全文》

玄妙第四部:床母(29)

玄妙第四部:床母(29)

29

  張嘉琳呆住了。「我不懂,你剛剛那句話這是什麼意思,關於主魂會成為封印一部分的事……」

  「什麼意思?就跟字面上的意思一樣哪,主魂會消失。」分魂眨了眨眼,無法瞭解她為何要執著於這點:「耗盡魂力後,主魂剩下的那一抹魂根將成為新的鎖鏈,再度封住gao-chia。這次的封印會很堅固,[……]

《閱讀全文》

玄妙第四部:床母(28)

玄妙第四部:床母(28)

28

  gao-chia跟抵瑤是同一個人?還是她們根本是同一夥的?

  百般疑問湧上心頭,衝得張嘉琳思緒一片混亂。她不願相信抵瑤在欺騙自己,連半分這種想法都不願有。

  聖樹下,抵瑤的長髮如瀑布般散了開來,她的臉龐看起來是如此平靜,沒顯露絲毫痛苦,宛如只是陷入了熟睡一般,惹人憐惜[……]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