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妙第四部:床母(43)

玄妙第四部:床母(43)

43

  半空中,鬼車左手捧著那顆深紫色的光球,紫黑色的光芒從中透出,波紋橫流,映在她那張小臉上顯得份外醒目。她半瞇著眼緊緊盯著張玉,對方正護在抵瑤後人的身前,以免自己對她突下毒手。太天真了,那位抵瑤的後人確實是可恨沒錯,但眼前這位讓自己吃盡苦頭的年輕仙卿,自己也決計不會讓她好過;更何況,只要能夠先滅了她,還怕抵瑤的後人跑遠嗎?她看得出來,對方已經昏厥過去,要收拾她還不是分分秒秒的事情,不是嗎?

  如今鬼車甚至連蓄力的時間都不需要──她早在方才便聚集了此處的能量,現在只消輕輕一揮,將光球丟出,這裡就會成為這位年輕仙卿的葬身之地。

  「妹子,」鬼車笑得歡快,眼裡藏著濃濃恨意[……]

《閱讀全文》






玄妙第四部:床母(42)

玄妙第四部:床母(42)

42

  遠處山林繼續剝蝕、凹陷、傾倒,而此地的高空雲層翻湧如浪,雷鳴聲不定,偶有幾道閃電帶著電光掠過,打在堅石上,立時激起好一陣火花,氣勢凌人,但誰都知道,真正可怕的那幾道雷並未落下,還在醞釀著。

  青色弧光跳動,霹靂啪啦的撕帛聲響個不停。

  鬼車望向高空,臉上表情陰晴不定,張玉施法引來的雷電讓她深深為之忌憚。

  那可是可以劈散一切、天地間最可怕的天雷!

  所謂天雷無妄,天下雷行,物與無妄。天雷即是秉持天道法則落下的雷電,相較下,其他術法顯得都是那麼虛妄無力。

  難怪那蹄子要等到自己動彈不得才敢施法,如果自己能自由行動,不是立即出手打斷張玉,就是[……]

《閱讀全文》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後記)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後記)

事隔2年,我終於記得更新全部文章了!

  「唔啊啊啊啊啊──」

  男子慘叫,呼喊著沒有意義的話,他拼命嘶吼、喊叫著,極力向後縮,但他人已經靠到了牆角,再也沒有退路;然而,男子沒意識到這點,還是拼命將身體往牆壁擠過去,如果可以的話,他甚至想穿牆而過吧。月光從牆角上的窗戶投入,照在他半邊臉頰上。

  而房內燈光不停閃爍,一明一滅,增添了陰森的氣息。

  男子顫抖著,汗水已浸濕了身上的衣衫,他不斷呼喚任何一個他所知道的神祇名字,哪怕只要有任何一絲存活的希望,都不願放棄。

  「求、求求妳,放過我吧!」男子因驚恐而瞪大了眼,雙手合十,對空氣不停求饒道:「我不是故意的,我[……]

《閱讀全文》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21)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21)

  在賓館頂樓背後,能看到有一輪皎潔的明月高掛著,隨而隱沒在烏雲背後,原本透出的銀芒也黯淡下來,乾淨的天空瞬即飄起翩翩細雨,垂下一絲絲白線。雨嘩啦啦地落在路上的坑洞、街道、還有四周的建築上,對這個已經稍有寒意的夜晚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路人大包小包、踩著快速的步調匆匆走過,像是無論多快時間永遠都不夠一般,一個個頸夾雨傘,搓著雙手取暖。

  逝者如水,晝夜不捨。

  人生要死,何為苦心?

  無論氣候如何,似乎都不能使他們停下腳步。沒有人注意得到在他們呵出的白煙的背後、再背後、再更背後的賓館內所傳來的陣陣煞氣,還有其中的險境。這一切彷彿都隨著白煙升空,然後消散。[……]

《閱讀全文》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20)

玄妙第二部:黃泉路(20)

  等周易玄跟歸藏妙趕到賓館時,已發現陣陣陰冷的煞氣傳來,各種惱人、不適的氣息逼近二人,比上次周易玄在瞿善隱家的感覺還更強烈、比起歸藏妙在槐村時的感受還要清楚,或許是因為煞氣濃縮到一棟建築物中的緣故。這煞氣不斷泉湧出來,且圍繞著這整棟賓館。

  「這煞氣也太重了吧!」歸藏妙臉色凝重,「他到底埋了什麼死人骨頭進去?」

  「真不虧是出過幾次命案的地方,這附近的怨魂似乎就快成形了……簡直是人造的鬼門,不好解決哪。」周易玄想了一想道:「我們兵分兩路,妳負責壓制這邊的煞氣,我去找張玉。」

  歸藏妙點頭同意,這是最好的方法,他們兩人合作慣了,一直都這麼分工。歸藏屬先天八卦,主防,能夠[……]

《閱讀全文》






《新加坡冒險王》01

《新加坡冒險王》01

2014/09/03 (三)
樟宜機場 → M Hotel → Lau Pa Sat → 魚尾獅公園 → M Hotel

1
一大早醒來,陽光如此明媚,風景如此多嬌,我打開手機,Facebook動態上滿是朋友對一名路痴的友善關懷,充份讓我感受到台灣鄉親的溫情。卸卸泥們,窩愛台灣!

 

圖片 1(完全沒有任何人對我有信心的感覺真好)

 

雖則培訓時間是09/04(四)跟09/05(五),但為不致太過匆忙,我訂了早一天的機票,酷航的票。

簡單檢查了一下,便拖著行李箱朝台北車站搭客運往桃園機場去,一個小時後我便順利抵達第二航廈沒迷路!天哪!我沒迷路!也許諸位[……]

《閱讀全文》






《新加坡冒險王》前言

《新加坡冒險王》前言

相信平常有在關注我的朋友(誰啊到底)會注意到,9月時我曾前往新加坡旅行了5天。

也許你們之中的大多數人(所以說到底是誰)都以為我是去玩的,但實則不然,我去新加坡的真正目的,是為了提升台灣數位行銷界的產業水準

是的,請跟我複誦一次:為了提升台灣數位行銷界的產業水準

 

檯面上的我是一名網路小說家,但私底下,我的另外一個身份則是一名過氣的網路小說——呸呸呸,誰過氣呀——私底下,我的另一個身份是一間媒體代理商的整合業務企劃(Integrated Planner),網路行銷的推廣舍我騎誰!反正我們這行業就是千人騎萬人跨的,您說是不?

http://edm.bnext.com.tw/20140925cm/images/CMedm_01.gif

(上面的職稱打錯了)

[……]

《閱讀全文》






玄妙第四部:床母(41)

玄妙第四部:床母(41)

41

  從聖樹倒下的那刻開始,封印之地迅速崩壞,遍地青草枯萎,灰化的大地出現數道細微裂縫,然後蔓延再蔓延,碎成無止盡的塵埃和泥灰。沒有什麼東西是靜止不變的,無論好的、壞的,終將被時間交織成的那張大網所淘選,淘過一遍又一遍。張嘉琳看到這場景,一瞬間竟覺著有種奇異的蒼涼美感。

  到底是怎麼回事?她在心裡這般問自己,卻聽見鬼車忍不住拔高了音,真的說出口道:「怎麼可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張嘉琳第一次見到她臉上浮現出恐懼的情緒,不是憤怒、也不是嘲諷,而是恐懼,發自內心的恐懼。

  雷聲一響!

  世界瞬間黑白分明,在鬼車那張蒼白的面孔後,是一座正在滑動的山坡,崩塌的土石混雜[……]

《閱讀全文》






玄妙第四部:床母(40)

玄妙第四部:床母(40)

熱血小說再次更新,計中計,局外局。

40

  振翅聲中,鬼車陶醉地以雙手撫著臉龐良久,露出享受、卻又帶了點意猶未盡的表情。她看向那隻掐滅神婆魂根的右手,手指上還殘留著一絲灰燼,片刻後,鬼車櫻唇微啟,語氣又變得憐憫,故作惋惜地道:「妹子呀妹子,妳真傻,我費盡心思就是為了讓妳能修成煞,妳卻也不仔細想想我到底圖的是什麼?不就是為了那更加美味的魂根嗎?要不是七魄鎔鑄需要時間,我怎能容妳到現在?」
  
  說完,手一甩,灰燼隨風而去。
  
  那說法就好似掐熄神婆魂根、威脅自己二人的人根本不是她似的,看得張嘉琳莫名打了一下寒顫。
  
  抵瑤跟分魂是留有後手沒錯,可鬼車卻也不傻[……]

《閱讀全文》






玄妙第四部:床母(39)

玄妙第四部:床母(39)

終於來到39話,這次真的、真的、真的是快完結了,不知不覺這個故事已連載兩年,老實說一開始已經有很清楚的構想,缺的只是時間罷了。不過也好,醞釀久了些,我自己也覺得寫得更有味道了些。

39

  張嘉琳的視線穿過gao-chia的指縫,她看見分魂的屍體正虛弱地倒在草地上,鳥目半閉,然後慢慢瓦解為無數光點,眼見就要落得跟抵瑤一樣的下場……啊,果然如此,很多時候,即使做出了正確的抉擇、做了該做的事情,仍無法迎來最美好的結局。反正最差的情況,也就是回歸大地而已。對於如今的自己還能這麼平靜地思考,張嘉琳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gao-chia冷笑著,五指漸漸收攏,探向她的頭頂。
  [……]

《閱讀全文》